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46|回复: 0

p1、育苗技术p

[复制链接]

153

主题

153

帖子

50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04
发表于 2020-11-18 20: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狗的一天
   

  

  二狗的一天

  ——龙显旖

  

  

    太阳升得老高了,二狗才一骨噜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手揉着眼睛,一手去摸身边的女人。身边空空的,被子也凉凉的,才知道夜里那女人原来只是梦里的。

    二狗叹了口气,感觉到内裤湿湿的,伸手进去摸了一把,再凑到鼻子上闻,有一股子苏打水的酸味。二狗盯着软叭叭的下面骂了一句:“他妈的,真是不中用的家伙。”然后换件内裤,准备起床。

    二狗心里现下有了一件心事。同村的邻村的小子们去南方晃悠了一圈后,回家时个个都搂了个大胸细腰的女人,极尽夸张的动屁股在村里走来走去,二狗看着就又是眼红又是妒嫉,恨不得立马也找上一个,以显示一下自己也不弱。但是这种事是急不来的,二狗托了几个媒婆去说媒,都是石沉大海,了无声息。你愿意别人女孩子不愿意啊,啥年头了,现在都流行自由恋爱啦!况且二狗的名声在村里也不怎么好,这事就更难办了。

    没有办法,二狗想的时候只好租上几张那样的影碟,一个人静静地躲在屋里过一下眼福,然后在梦里幻想出一个丰乳肥臀的女人和他做着电视里的各种各样的做爱的动作。

    每天早上起床,二狗一般都会思考一下今天要做的事,比如说今天怎么弄点吃的,怎么样弄点零花,尽管有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但是大体还是按二狗的计划前进的。今天二狗打算到毛四家去窜一下门。其实二狗和毛四的关系不怎么样,只是毛四这两年在广东搛了钱,听说在一个厂里当了个什么,反正二狗搞不清楚,二狗想的是能不能跟他去混一下,不求搛很多钱,只要能带个女人回家就够了。但二狗一想到他们几年前因为一件小事打的驾,结果让毛四三个月没能下床时,就不敢肯定毛四会是什么态度了。

    二狗随手抓了昨天吃剩的一条鸡腿权作早餐,然后鼓起气往毛四家去了。毛四的家是栋村南的独户,去年才新盖的三层洋房。外墙贴着白瓷砖,里面镶着黄地板,全套的新家具,与二狗的窝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二狗刚鼓的勇气还没进门就泄了一半。二狗最了几声,等到确定屋里没人时,另一半气也荡然无存了。心里有点自惭形秽,又有点妨嫉。出来时看到一块刚买的肉挂在墙上,就想顺手牵羊,但想到还要求毛四帮忙,就掐着手忍住了。

    回来的路上,二狗心里越想就越不平衡,越想就越气。想当初他毛四还不和我一样干些偷鸡摸狗的事,他偷东西还不如我呢!就因为和我打了一驾后不知道哪根神经出了问题,去了外面打工,就搛了那么多钱,说不定我一出去比他还强呢!这么想着就觉得豪气干云,躇踌满志了。路边一只发情的公鸡追着一只母鸡,啄住了母鸡的颈毛就跳到了母鸡的身上。二狗看着下面就硬了起来,又觉得不舒服,:“他妈的,一只鸡都可以想干就干,我二狗凭什么就没有?”随手捡了块砖头对准了两只鸡掷去。公鸡没打着惊叫着跑开了,母鸡被打得倒在地上双腿一蹬一蹬。二狗看看四周没人,捡了个破塑料袋包起母鸡就回了家。但昨天偷的那A股市场一方面处于宏观经济继续寻底过程之中只鸡还没吃完,便想着留着明天吧!

  二狗就着昨天的鸡吃过中饭,美美地睡了一觉。梦里竟梦到了他已经在了外地,身边一大堆的女人围绕着自己,好不乐哉!等醒来时太阳就快要下山了,印着西边火一样的红。“就像是怕羞的女人的脸。” 二狗心想。其实二狗并不如何懂女人,别说摸就是碰也没碰一下,他只是远远得看着别人的女人和自己想像着女人是这样的。

    二狗想起早上的事,打算再去毛四家一趟。他现在迫切地需要一个女人,达到刻不容缓的地步,所以暂时不能跟毛四计较那么多。二狗先往西边去,他想从村里绕一圈,看看今天村里又有了什么新闻。但是今天村里特别的安静,只有村北李向家里的一桌麻将闹闹轰轰的,争着谁谁谁怎么了。二狗今天对这些不感兴趣了,他今天一心想着如何跟着毛四去混,如何搞到一个女人。

    快到村南的时候,二狗就听到了有人骂街的声音。大意是谁偷了我的鸡不得好死。近得来看清了骂街的人时二狗就有点后悔今早偷的鸡了,偷谁的不好怎么偏偏偷上了何寡妇家的。何寡妇在村里骂街是出了名的,上至祖宗,下至儿孙,上下十八代她可以骂个遍,且在一个小时之内是绝不会重复半句的,持续时间之长和骂人用语之多真可用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来形容。

    二狗本想偷偷地放出鸡来,但听她越骂越难听,没得就此认了输。骂就骂吧,我照吃我的鸡,看看到底是谁吃亏。二狗就从旁绕了过去,索性不去毛四家了,来个眼不见为净。

    太阳已完全淹没在山的另一边,天地挂上了一层昏暗。二狗哼着曲路过山子家门时,见山子三岁的儿子在家门口玩,家里也没个大人在,就走过去逗了逗。别看二狗平时对人不怎么样,但对小孩子着实喜欢的紧。二狗问爸妈呢?小孩不懂事全说了出来,爸爸没回来,妈妈在后屋洗澡。

    二狗听了喉头就“骨噜”了一声。 山子老婆是附近有名的美人,当初山子去外地当建筑工不知怎么就弄回来的,就守着老婆也不去外地了专在本地包些工程。二狗梦里就常有山子老婆和自己做爱,但她没穿衣服到底是什么样的,二狗真的想看一看。他白天想晚上想,但自从去年见到山子与同村的“一米八”干驾,一拳打歪了“一米八”的鼻子后就不敢再想了,他自信还经不起山子的那一拳。现在山子去做一个工程不在家,以前的想法又被勾了起来。

    二狗绕了一个很大的圈艰难地来到山子家的后面。这里靠着一面山墙,谁也不会想到有人到这里来的,所以后面的窗子没装窗帘。二狗矮身窗下用一只眼睛往里面瞄。灯光下,山子老婆站在木盆边用澡巾抹着身子。山子老婆的确很美,虽然已是一个三岁小孩的妈了,仍是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比我见过的所有女人的身体都美。”二狗想,尽管他所见过的女人的身体只是电视里的和他梦里想像出来的。那两个饱满的乳房上面镶着的两粒乳头就像二狗曾在城里见过的一种叫“白雪公主”刨冰上面的圣女果,这极大地引起了二狗的食欲,恨不能扑上去一口将它吞了。二狗咽了咽几口口水,目光随着山子老婆抹身的手上下移动,就如进行了一次二万五千里长征,越过高山,跨过平原,进入一片茂密的丛林地带。二狗一阵口干舌燥,下面已紧紧地抵在了内裤上,一股如火山般的热量聚积在体内,欲喷不能喷。二狗伸手进去弄了几下,立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潮水般淹没了自己。二狗微闭着眼睛靠身墙上,不由自主“啊”了一声。

    “谁?”屋内响起了喝叫,显然刚才那点小音已经惊动了山子老婆。二狗赶快弯腰飞跑起来,一脚踩在屋里往外的排水沟里、浅湿了一只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二狗坐在床上,兴奋仍没有退却的意思。二狗取下鞋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下,似乎有股香皂味混和着山子老婆身上有体味,二狗渐渐有点陶醉。上午偷的那只鸡在脚边“咯咯”叫了两声,二狗一把抓了起来,拨开鸡毛,就好像又看到了山子老婆身上的那片丛林,神密地吸引着自己。二狗想也没想就以一种强埂的姿势进入了。二儿闭着眼睛运动着,感到山子老婆在自己身下温柔地注视着自己,就动得更有劲。山子有了一点模糊,他好像用了很多电视里学过来的姿势,山子老婆充分迎合着自己。她的眼睛深不见底,二狗想该用什么办法来填满它呢?他用了很多方法都还是没法去填满,最后累了,“啊”地一声倒在了床上。

    二狗就这么瘫在床上,脑子里空空白白的什么都不去想了,好像刚才经过了一场梦又不像梦。管它呢!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忘掉许多的烦恼,女人、钱,都留着明天再想吧!

    

  

  本文曾以felo(五十米深蓝)发表,因帐号被盗,故重发。

  联系方式:(电话)1353269440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香港合彩开奖历史记录_排列五开奖号码开奖助手_香港最快开奖结果查询

GMT+8, 2020-11-30 03:05 , Processed in 0.10920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